热门搜索:  乐讯

京东商城罗玉凤拒绝接受他的命运。

洛克王国孵化宝典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盖饭人物ThePeople(ID:gffeature),出品:盖饭特写工作室,作者:杨宇,编辑:席骁儒。罗玉凤近一次出在大众视野,是去年年初。她在个人公众号“我是罗玉凤”上发表长文《求祝福,求鼓励》,细数童年时光与这些年在美国的历程,获得20余万元打赏。随后,她又宣布把这些钱全部捐给大凉山区的贫困儿童,并永久关闭打赏功能。如今,她的征婚要求已降至“有房有车” 。至于自己,尽管生活依然艰辛,但靠着在美国攒下的钱,也能随时按揭一辆宝马。罗玉凤早已厌倦做他人笑料,除了炒作言论出格依旧,她也开始关心这个社会的疾苦,试图成为底层人群眼中的“励志典范” 。一、苍井空去死       2010年6月17日,苍井空受网络游戏邀请到上海代言,与内地网络红人芙蓉姐姐、凤姐同台。与台下骂苍井空“妓女”相比,罗玉凤在台上与其互动颇多。罗玉凤在微博里提过216次“死”。有时是咒骂别人,有时源于自身恐惧。内容多为:“XXX去死。”空出的名字会根据彼时的厌恶对象而定。在她成为国民笑料之前,网友更习惯于嘲笑芙蓉姐姐,这使得罗玉凤走红初始,就把炮火对准这位竞争对手,称其“芙蓉阿姨”。某日,芙蓉姐姐把身体拗成S型,并把姿态类似的模特图片合成到一起对比:“藕的存在已经另无数所谓的美女黯然失色。”罗玉凤翻到此条微博,抓住错别字“另”,特意强调:你芙蓉姐姐年至三十六,该到认输的年龄。芙蓉姐姐并不服气,一来二去间,战火升级。虽说两人在网上互动时腥风血雨,可真到同台站在一起,画面却出人意料般和谐。中间站着德艺双馨的苍井老师,罗玉凤立于侧面,比其他两人矮一截,聚光灯与众人眼光都落在苍井空身上。活动结束后,有人挡住罗玉凤,她面露不悦:“你们去看那个妓女啊。”叱骂过后,罗玉凤意犹未尽,回去便把自己的半裸写真发到微博,只在重点部位用人工玫瑰遮掩,她觉得自己比苍井空好看,“苍井空去死。”自罗玉凤2010年开微博以来,苍井空不是第一个被骂的,也肯定不是最后一个遭殃的。适逢方韩大战,罗玉凤说自己“最讨厌韩寒。”还情愿为此“下嫁”打假斗士方舟子,“把他想象成欧美高富帅年轻男,用我的后半身(生) 来守住他。”不知是无心之过还是有心之失。总之,这条微博一经发出,没一天时间,转发量冲到十几万。罗玉凤出生于九月下旬,与韩寒同天生日。按照占星术的不靠谱理论,处女座性格特点之一是头脑清晰、分析能力强。地产大佬冯仑在新书发布会上还曾将这两人对比,他一本正经立于台上捧罗踩韩:“凤姐不但讨论民主,而且讨论得很专业,超过了韩寒。毕竟她讲常识,韩寒却讲理想。”从被提及次数来看,罗玉凤最讨厌的公众人物应该是章泽天。每当看见刘强东与奶茶妹妹章泽天霸占热搜榜,便惯例般大骂“奶茶X”,最后强调:再漂亮也不过是“中年大叔的菜”。盖因罗玉凤对成功企业家刘强东格外青睐,曾有人撰文挖苦:在刘强东身上,凤姐看到了她的人生梦想。他与她,同样的农村背景,同样的无依无傍,同样的不认命,同样的生命力旺盛。而大强子,已然凭借一己之力,实现了重重社会阶层间的跳跃。隔着屏幕,透过百度,凤姐将大强子引为人生知己。凤姐青睐的对象却选择章泽天做自家儿子小妈,章泽天因相貌成名,毕业于清华大学,出身富贵之家。无论从哪个方面看,似乎都是她的对立面。二、童年的那些事,不如就忘了吧罗玉凤就读于綦江师范时的照片出名之前,罗玉凤常恐惧自己会因饥饿而死。这并非杞人忧天。她出生的重庆綦江县赶水镇,四面都是山地和丘陵,从有文字记录以来,这里就和“富裕”二字沾不上边。父母离异后母亲再嫁,罗玉凤随母亲住在继父家中。五口人挤在一间小屋里,房间晦暗,厨房灶台用泥土与砖垒砌而成。好在水泥厂上班的继父待她不错,念綦江师范时,继父每个月给她150块钱作生活费。有个场景令罗玉凤至今难忘:继父衣服上沾着灰尘与污垢,推一辆小车,水泥厂的噪音很大,他从兜里掏出几张皱巴巴的纸币,递给罗玉凤。哪怕是在綦江县里,赶水镇也算不上富裕。然而仅一墙之隔,对面却是国企綦江铁矿,国企职工子弟与普通农村人完全不同,幼时她不懂,成年后才渐渐想明白:人被分为三个阶层,政府官员与商界精英居顶,普通职工市民在中间,自己与父母垫底。父母离婚后,罗玉凤就再没见过父亲,后来再接到父亲消息,已经是自己二十五岁生日,彼时她正准备远赴美国,消失多年的父亲发来短信祝她“生日快乐”。在罗玉凤看来,生父的不管不顾令母亲把对生活的愤恨全发泄到自己身上,记忆里,脾气暴躁的母亲言辞间总是带着川渝方言特有的刻薄加成:“你要认命,这就是你的命。”而罗玉凤拒绝屈就于命运。生活所赋予她的所有东西,恰恰成为她借以成名的根本。母亲王云是个普通农妇,无法理解:女儿没有受过什么刺激,怎么就成了这样?只觉老脸丢尽,门楣无光。罗玉凤从穷乡僻壤孤身跑到寸土寸金的上海,并非没有理由。当初诗歌论坛聚会,每人要出一百块钱,这能抵上她大半个月工资。教书时,同事父亲过世,主人家宴请亲朋,五毛钱的辣条都成了桌上的一道正菜。马尔克斯曾写过一篇《祖母》,故事里的女孩埃伦蒂拉饱受残忍祖母欺害,最后联合情人杀死祖母,头也不回地跑出那个令她痛苦的小镇。而对罗玉凤来说,这个“残忍的祖母”,是某种更大的意像。她决心逃离这个地方。带着自己的全部积蓄,罗玉凤坐十几小时的硬座火车奔向上海,自认怀揣大专文凭,找个工作问题不大。但“连投一万份简历”之后,最终愿意给她一份工作的,却只有被抵制过的法国企业家乐福。在上海,哪里都少不了花钱,而她收银员岗位的月收入不足1500元。如果不是为了改变命运,又何必大老远跑来上海?罗玉凤开始思考。后来和凤凰新闻合作期间,她写过一篇《明星的黑舞台》,先是不疼不痒地扯了些当红明星,才幽幽转入正题:作为小人物,在网上议论这些“大明星”的时候,似乎找到了皇帝指点江山的滋味。大明星又因炒作赚了钱,是双赢的结局。罗玉凤终究如愿以偿。后来有记者去她老家采访,却哪知门槛早已被各路媒体踏破,罗母自然是找寻不到,旁人也纷纷缄口不言、态度冷淡。只有一位邻居还愿意劳神呵斥记者:“(你们媒体)该播的不播,不该播的播。”——她是1969年下乡的知青,被时代遗忘在这个人均耕地只有几分的地方,而政府承诺给她的补贴,也从未到位。三、我的择偶标准很高    2010年5月2日,杭州一商家把“凤姐征婚”制成玩偶销售上海,别名“魔都” ,东方巴黎钟鸣鼎食,光怪陆离,日本作家村松梢风旅居上海期间大受震撼,挥毫写就《魔都》一书。在张爱玲笔下,上海由精致生活与来去匆匆的行人构成;在王安忆笔下,上海又成了调子低沉的弄堂深处。而对于小镇姑娘罗玉凤来说,上海是全国最繁荣的金融中心,是陆家嘴鳞次栉比的摩天大楼,“上海”这两个字,本身就泛着金色的迷离味道。2009年,她还在家乐福当收银员,上班之余,通过浏览网络社区消遣时间。网帖内容五花八门,时间一长,罗玉凤蹦出一个念头,还没过去多久,就已经把这个念头付诸实施。她在当时势头正劲的猫扑论坛发帖,“我想找个北大清华男结婚”,洋洋洒洒列上七大条件:清北硕士毕业生、经济学专业、有国际视野、外貌出众、无生育史、东部沿海户籍、年龄25至28岁。江苏卫视情感访谈节目《人间》的栏目组嗅到热度,找来罗玉凤,邀请她配合节目组演一出戏,薪酬六百元。彼时的罗玉凤,在柜台前接日连夜,到手满打满算也只有一千三,六百元是她半个月的薪水。更何况,节目将要为她带来的东西,将远远超过这三个阿拉伯数字的组合。节目组找来一位年轻男子假扮罗玉凤的前男友,对方苦苦哀求她,做出想要挽回感情的样子。在这个过程中,罗玉凤被安排发表她那惊世骇俗的择偶观念。访谈期间,罗玉凤坐在沙发上,微弓后背。她个头瘦小、肤色黑黄,下颌较常人略宽。当她说出征婚条件时,脸上自信满满:“我九岁博览群书,二十岁达到顶峰。现在都是看社会人文类的书,比如《知音》与《故事会》……往前推三百年,往后推三百年,总共六百年没有人超过我。”如果征婚对象们自觉智商无法与之匹配,自然要在其他地方弥补。罗玉凤语气坚定,只要她站出来,符合条件的适龄精英男会一拥而上。语毕,全场鸦雀无声。与节目现场的寂静相反,罗玉凤在网上一炮而红。所有人都不明白,所有人也都想搞清楚——这个拿着大专文凭,身长一米四七的乡下姑娘究竟是哪里来的自信,以至于能列出如此高的择偶标准。罗玉凤走在街上,会有年轻男性突然跑来自报家门:我是X校毕业的,身高及其他几项都完全符合你的条件。来人满面得意,一字一句从嘴里迸出:可我就是看不上你。罗玉凤不明白,列出这些条件的若是貌美且家境富裕的女孩,就不会遭到嘲讽。只因自己个头矮小,出身底层,没有光鲜的学历与职业,所以就理所应当要遭到嘲笑?这未免太不公平。《简爱》一书中,女主角声嘶力竭地呼喊:“我贫穷,卑微,不出众,但当我们的灵魂穿越坟墓站在上帝面前的时候,我们是平等的。”罗玉凤后来说,她也曾为此落泪,当时在心里反复念叨:此间种种,一定是因为自己出身农村。四、一夜爆红        罗玉凤整容后到广州征婚2010年,农历庚寅年。是年,章子怡深陷“诈捐” 丑闻,原本籍籍无名的车模兽兽一战封神,并迅速把名气转化为自己的资源。至于罗玉凤,也并未被公众遗忘。凭借长相、姿态以及出格言论形成的奇异对比,她接到多份电视台与广告厂商邀约,还有某整形医院重金聘请她为代言人。每逢记者采访,罗玉凤便强调,自己对相貌颇有信心,之所以把单眼皮微调成韩式大双,纯粹为了广告效果。那阵子,她每天画着精致淡妆,抱一块征婚招牌游走于上海、广州街头。当然,也早就辞去了家乐福的收银员工作——现在她需要把精力专注在广告代言和参加综艺通告上。看上去,罗玉凤五官改动不算明显,不过自信却更胜从前:以前我自身条件无人能超越,现在更是举世无双。我现在征婚的话,一律要海归人士,只要欧洲和北美的海归。言论越是出格,收到的商业合作就越多。尝到甜头,罗玉凤趁热打铁,又报名《中国达人秀》。节目组通过给普通人表演机会,在参赛选手中挑选脱颖而出者,助其实现梦想。罗玉凤独辟蹊径,并不学其他选手那般涕泗纵横,她神态轻松,手里攥一张写满歌词的纸条,在台上倾情演唱当年金曲《爱情买卖》。唱歌两大忌讳:走调与破音同时从歌喉里喷涌而出。还没唱几句,三位评委连声按铃“叮叮叮”示意停止,罗玉凤对铃声视若无睹,继续用早已破音的嗓门嘶吼。表演结束,轮到记者访问环节。围观者众,一位神情激动的黑衣男子冲上台前,手握几个生鸡蛋砸向罗玉凤,她的头发和脸上沾满蛋液残渣。罗玉凤一时愣住,面色窘迫地立于台上。好在主持人及时反应过来,用身体护住罗玉凤,请她到旁边休息室稍作清理。下台前,罗玉凤的面部表情还难以形容,可短短几分钟后再露面时,她已恢复平时轻松。略厚的嘴唇咧开,调侃着:或许来人也是曾被她拒绝过的那群男人之一。恢复状态后,罗玉凤也不忘炫耀:已经有知名导演联系,安排她与一线男明星合作。言谈间,罗玉凤神情得意,仿佛演艺圈的康庄大道已然延伸至脚下。在当时大多不明就里的网民眼里,罗玉凤本色出演,以丑态成名,肯定是因为某些精神疾病。她的母亲面对镜头也掩面低泣:“不知她是受了什么刺激。”还有社会心理学家一本正经地深入分析:凤姐是典型的病态型自恋人格。一个自我认同有病态的人,可能是两个极端的表现:一种是过分贬低自己,一种是过分夸大自己。而凤姐属于第二种。喝速溶咖啡都能喝出优越感的的周立波老师也来横插一脚,他在台上捏着嗓子,借着自己滑稽戏演员出身的优势,表情夸张地模仿“凤姐” 的语气神态,台下观众哄笑。那时,周立波“恋爱锦鲤”的江湖威名仍未远播,也还没有成为背景神秘莫测大老板愿意以爱供养一辈子的“涛涛”。多年后,周立波因涉嫌藏有毒品、枪支被美国警方逮捕,罗玉凤连发数条微博嘲讽,喝彩者众。所谓风水轮流转,也算是报了当年羞辱之仇。身处舆论漩涡中,罗玉凤斜眉轻挑,行动力极强。就成名第二年,她留下一句“已到美国,我要去找奥巴马”,以迅雷之势游过太平洋,头也不回,看得众人惊掉下巴。初到美国时,罗玉凤还只有25岁。以旅游签证入境,出国意图并非“说走就走”的文艺旅行,她早已决意扎根在这片应许之地。一到纽约,罗玉凤便马上投身于各类政治游行。目击者将照片发在网上,不管他人如何质疑,罗玉凤永远不承认此事。但无论从哪个角度看,网上那些照片确实全无修饰痕迹。2011年7月,温州发生动车追尾事故,罗玉凤开起遇难者玩笑:“死之前听过大名鼎鼎的凤姐,也算死得其所。”第一次,罗玉凤被网民群起围攻。她反应出奇冷静,说自己是不怕死的,这样的微博还会继续发。仅仅一个月后,她被人拍到手持一沓资料站在美国移民局排队。或许是因居留办理遇阻,几乎同一时间,她在微博上扬言:“我要一把火烧了美国移民局。”此时,一个个碎裂的画面才被串联起来,网友普遍猜测罗玉凤是以“政治避难”的名义留在美国。五、死在美国也不回去     网友拍摄到罗玉凤在美国一家美甲店工作登上赴美班机的那一刻,罗玉凤就已经断了回国的念头。初次踏入纽约,她许下宏愿,定要在美国闯出一番事业。后来罗玉凤提及彼时心情:“老实说,刚来时,我觉得美国总统的位置也能坐得。”大概意识到言辞略显夸张,她咧嘴憨笑——理论上宪法不允许非美国出生的人参与大选,但宪法也是能改的嘛。可以看出,罗玉凤有些政治常识,但这番话还是存在小纰漏——作为世界上最早的成文宪法,美国宪法无法修改,只能以修正案的方式进行补充。罗玉凤收到的第一份面试邀约来自美国中文电视台,对方邀请她参与记者职位评估。她坐在椅子上左右摇晃,泰然自若,开口便称:“我现在是中国最红的网络红人,用百度或者谷歌直接搜我的名字就能跳出一大堆(信息)。”随后谈及美国历任总统与国家时事,她逐句回答,条理清晰。面试官颇感意外,此人全然不似网上那个以无知蛮横出名的丑角凤姐,他拿出一沓全英文新闻稿令罗玉凤照读,罗玉凤稍作酝酿,嘴里随即念出:“拜特瑞得桑木溜丝……”面试官愣了半天,一脸讪笑,客套一句:作为英文初学者,她挺有勇气。电视台的复试消息遥遥无期,罗玉凤此时已囊中羞涩,只能住进租金最便宜的唐人街,她在布鲁克林黑人区找到一份美甲店的工作聊以度日。这片区域环境嘈杂,据说远远走过,空气中都会弥漫着一股异味。罗玉凤在工作时被人识见,再次变成众人笑料,皆云“网红凤姐千里迢迢远赴美国替人修脚”。罗玉凤所任职的美甲店,没有底薪,薪资纯靠提成,雇员多乃亚、非裔。工作环境里“充满有害化学物质”,《纽约时报》调查美甲沙龙行业生存状况时,罗玉凤是受访者之一。彼时,她态度明确,认为自己在纽约美甲店工作比国内从事过的几份工作更为舒适。展望未来,说是希望以后能在纽约开一间属于自己的美甲店。人们拿邓文迪和罗玉凤对比,而罗玉凤并不领情,痛快骂上几句,用女权精神点睛:女人的成功要靠自己,踩着男人往上爬的终究会是小人物。罗玉凤在美国吃着3.5刀的广东煲仔饭,住不到10平米的小房间,卫生间与餐厅公用,刚去纽约的五年间都没能存到钱。生活艰辛,她却甘之如饴,美国的空气让她感到自由。整个纽约范围内,来自全球两百多个国家的新移民聚集在这里,希望通过劳动改变命运。罗玉凤会不时在微博上传几张城市光影照片,同时表示,如果谁想把她遣送回国,她宁愿在监狱或者机场自杀。末尾再次强调:“死在美国也不回去了。”坏运气来得太快,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以孤立主义和反移民政策作为噱头的特朗普异军突起。罗玉凤曾有些担忧地说:如果特朗普当选,我可能就要被遣送回国了。罗玉凤住在房租低廉的唐人街,从楼下走出去,就可以看见孔子与林则徐的雕像,五分钟能走到布鲁克林大桥。往南走,是自由女神像,往北走,是终日灯火璀璨的曼哈顿。有时罗玉凤走着走着,能看见高楼耸立的华尔街,这是她最喜欢的地方。电影《当幸福来敲门》里,威尔史密斯饰演的主角命运多舛,由一位濒临破产的业务员奋发向上,一路走向巅峰成为知名金融投资家。每看这部电影,她总是会热泪盈眶,罗玉凤由衷期望,也能像剧中男主角那般在商业与金融领域有所作为。重要的不是嘴上说,而是动手去做。罗玉凤的第一次身体力行是在股市投下二十万积蓄,血本无归。她宽慰自己,此次投资失败盖因股市环境不好。深入研究之后,又瞄准P2P平台,但爆雷潮却紧随而至,而她成了这类平台的首批受害者。暴富无望,罗玉凤却并未因此消沉。她依旧关注政治形势,也热衷于蹭美国总统的热度——初来美国时,她想要嫁给奥巴马;奥巴马卸任后不久,特朗普又成为她口中的“男神”。只是特朗普并不领情。他上台后,立即开始兑现竞选承诺,到2018年,美国政府移民政策再次收紧,当局把矛头对准新移民——此前,许多华人移民律所为中国客户伪造个人资料,申请政治避难,这也是很多华人能在赴美短短几年之内拿到美国绿卡的原因。六、还是想做一个文艺青年 2016年6月27日,凤姐大幅广告现身地铁站2015年夏,凤凰新闻客户端邀请罗玉凤作签约主笔,舆论一阵哗然。这事倒也不算意外,毕竟凤凰新闻的口号是“就做不同”,甫一签约,罗玉凤写出首篇《恋人赶我坐最后一班公交车回纽约》。文章里回忆了两段在纽约的情感经历,其中一位男主角是34岁的品牌服装经理,她问对方是否有结婚的打算,男方给出否定答案,而罗玉凤立愿28岁前结婚,只能作罢。另一段感情的男主角是中东会计师,同样并非美国本土出生,同在异国使他们惺惺相惜。可某天深夜,会计师忙于工作,宁愿选择把她留在偏僻的新泽西,打发她赶最后一班回纽约的公交车。罗玉凤多次声明,有的是人愿意跟自己结婚,选择的余地很大,她只是权衡再三后放弃。高晓松对《恋人赶我坐最后一班公交车回纽约》评价颇高:“朴实白描,哀而不伤。直逼作协副主席,斜逼作协主席。”自此时开始,公众仿佛看到了另一个罗玉凤,在文章里,她只谈生活、讲感悟,言辞恳切有物,没有丝毫娇柔造作。甚至有人开始怀疑,这都是代笔者所为,“罗玉凤”三字,不过一介营销所需的吉祥物罢了。杂志《博客天下》把罗玉凤和“绝不靠男人”的田朴珺拿来对比,后者钻研如何在高级餐厅装作当地人点菜时,罗玉凤正吃着楼下3.5美金的煲仔饭。田小姐一直强调自身独立,罗女士却爱谈及曾经约会的耶鲁硕士,以及同享过鱼水之欢的法学博士。有出版社找到罗玉凤,开价三十万让她出一本自传,贴心提供了几个鸡汤类标题作书名,罗玉凤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拒了出版社的邀请。原因无他,只是她希望别人提起自己的时候,能感叹一声:罗玉凤啊,就是一个文艺青年。平日里,罗玉凤聊的是梵高、毕加索这类艺术家,她觉得毕加索的画作平庸。面对“毕加索的画是你罗玉凤能欣赏的吗?”之类的质疑,她口气淡定谦逊:“我虽不会画画,但鉴赏还行。”除评画外,罗玉凤也酷爱写诗。据其后来回忆,奔赴上海之前,她在重庆教育学院读专科,彼时刚满20岁,在网上认识一个自诩“诗人”的年轻男子。她随其学习顾城、北岛的诗,逛遍所有诗歌论坛。每逢采访,罗玉凤会强调自己最喜欢顾城,接着拔高声调:顾城,你知道吧?罗玉凤曾把自己的诗寄给一本叫《延河》的文学杂志,九月份登上该杂志的读者来稿栏目,诗名是《这是个优胜劣汰的世界》:从天空落下的黄沙与这个世界无关与滚动的人群无关清洁工在收拾一个从树上掉下的橘子无家可归的橘子晨光中,一只刺猬招摇过市写诗并没有换来别人的尊重。知乎上有人问“如何看待罗玉凤的作品?”其中一个高票回答说:可能是顾城投胎,脸着地。七、终           罗玉凤在美国之音的纽约演播室,接受华人记者专访,谈她在中国与美国的生活体验和自己的思考。30分钟的采访涉及中国社会阶层、性别歧视、征婚风波和网路名气的影响等问题。美国之音演播室里,罗玉凤身着黑色低胸裙与红色外套,头发拉得笔直,曾引以为傲的“完美身材”已显富态。盖因面前是自己信赖的美国媒体,她对这次专访格外重视。主持人意图拨开“凤姐”标签,探寻真实的罗玉凤,她谈起过往炒作经历,毫不掩饰:阶级决定人生。如果当初没有上电视,我只会拿上父母的锄头继续做农民。话音一转,她说:那样的人生不是我想要的。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盖饭人物ThePeople(ID:gffeature),出品:盖饭特写工作室,作者:杨宇,编辑:席骁儒。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网立场

     本文由 盖饭人物ThePeople© 授权

     网 发表,并经网编辑。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App 猛嗅创新!

wei lai mian qian, ni wo hai dou shi hai zi, hai bu qu xia zai App meng xiu chuang xin!

当前文章:http://www.baojishijia.cn/ghz/68490-142285-28396.html

发布时间:10:17:07

高鹰生殖中心  小妮子代孕公司  生二胎方式  棒棒游戏网  密撒演讲稿网  梅州新闻  阿里河科技网  明朝皇帝网  中山新闻  游戏视频  妇科炎症  

{相关文章}

新的“地铁离开”预告片展示了特殊类型的武器

 偷吃总裁不负责_高鹰生殖中心   发行商Deep Silver和开发人员4a Games为Metro发若谷 桂花糖露_高鹰生殖中心布了一个新的预告片:离开,在游戏中展示特殊武器。

 &康熙来了孙芸芸_高鹰生殖中心nbsp;回到过去说爱你_高鹰生殖中心  地铁新拖车:离开:

  穿着新尸去上学_高鹰生殖中心;  地铁:2月15日,PS4、Xbox One和PC平台将澳洲乱世情床戏_高鹰生殖中心提供休假。

http://exueqin.cnhttp://cjlhmex.cnhttp://83512366.comhttp://szxkl.comhttp://stonebv.comhttp://parsons55.nethttp://www.cheap-goods.cnhttp://www.0350zskq.cnhttp://www.zskq0350.cnhttp://www.harbjinv.cnhttp://www.stockarmory.cnhttp://www.tyc0105.comhttp://www.6daiyun.comhttp://www.wonadea.cnhttp://www.duanseng.cnhttp://www.hikerhome.cnhttp://www.sh-hualong.cnhttp://www.hongmiw.cnhttp://www.yantai120.comhttp://www.etlfq.comhttp://www.fjdlw.cnhttp://www.dcban.cnhttp://www.nnhsun.cnhttp://www.fyymxs.cnhttp://www.qhkkb.cnhttp://www.oulig.cnhttp://www.wmshg.cnhttp://www.wybaal.cnhttp://www.fygom.cnhttp://www.fagom.cnhttp://www.ypxxsc.cnhttp://www.qzssrc.cnhttp://www.cnbcpc.cnhttp://www.qhmmg.cnhttp://www.nxljt.cnhttp://www.qhmmh.cnhttp://www.qhbbt.cnhttp://www.txocfs.cnhttp://www.abni.cnhttp://i-zx.cn/2019032511330689737984.htmlhttp://liweime.com/2019032511415671304784.htmlhttp://www.1736xianghui.com/2019032511073490480103.htmlhttp://www.sczqdl.com/2019032511312986915926.htmlhttp://www.jiningba.com/data/images/2019032511141659941707.htmlhttp://i-zx.cn/2019032511324169304527.htmlhttp://xingbian580.com/zhiwu/2011/1009/2019032511160214216388.htmlhttp://xcmdanlizhu.com/plus/images/2019032511142947260809.htmlhttp://www.hikerhome.cnhttp://www.yantai120.comhttp://www.fagom.cn